News  Essays Collection Introduce the Group  

2009年11月13日 星期五

白菜仔耍花槍

 飲食男女
ET145  |   Food Lovers  |   鄉土百貨  |   By 陳曉蕾     2009-11-13

白菜仔耍花槍


粉嶺馬適路像刀子一樣割開城市和鄉村,一邊商場屋邨林立,一邊是日漸荒涼的馬屎埔村。地產商已經收購了馬屎埔九成土地業權,剩下一成住戶,就像菜園村爭取不遷不拆的居民一樣,租地耕種居住超過六十年,仍然無權留下來。

地產商買下土地,村屋拆掉、農地棄置,一心等樓價再飆升。

對面住在高樓的見了,竟然心思思越過馬路,拿起鋤頭重新開墾。

公公和婆婆種的地,只有幾百呎,可是種了好多品種:幾大球油麥菜,夾雜小小幾排葱;生菜中間,又有兩株茄子;辣椒對開,是一棵木瓜;而最前三排全部種了菜心,長得非常有氣勢。光看這塊田,就能猜到餐桌上會出現甚麼菜!

婆婆的擔挑兩頭掛着水壺,熟練地灌溉芥蘭:「以前做工廠的,老了沒人請,便來玩啦!種田,眼見工夫吧了,見到草就摘,見到菜就淋,唔使學!」

公公蹲下來拔雜草:「吃得完就吃掉,不然就拿去天光墟,呢,就在對面球場,有得賣就拿去賣,不然便留在家裏,就好似:有錢吃鮑魚,無錢吃番薯!」

婆婆拿着專業的割菜刀,彎腰收割白菜仔:「鄰居叫我同佢摘的,我送也不肯要,堅持要給錢,說婆婆種得這樣辛苦,怎吃得下!」

「大家都知道肥料貴,前年一百五十蚊一包花生麩,今年要三百多元!」公公還沒說完,婆婆便插嘴:「肥料錢都搵唔番,莫講話人工錢!」

一唱一和,正是合拍,突然反面──

婆婆:「你還沒種菜仔?」

公公:「我拔完草仔才種啦!」

婆婆:「叫你種兩紮菜,又未種!」

公公:「拔完就種啦,吃飯當然扒埋才夾菜!」

剛好在附近種菜的先生來拿水,婆婆馬上說:「你看人家李生,都不用太太來種菜!」

李先生連忙答:「她無你咁好本事!」

婆婆再借題發揮:「你不捨得她做吧!」

公公接得真準:「我也不捨得你做,讓你見吓日光啫!」

好醒目!大家都笑了。

公公婆婆結婚將近五十年,孫子也大學畢業已經工作,兩老住的,是對面設有會所的私人屋苑。

為甚麼會所這麼多康樂設施,還會去種田賣菜?

馬屎埔在不久的將來,也會變成一模一樣的私人屋苑吧,留得下的,只是那條升呢的馬「適」路。

馬尾白

婆婆說:「昨天摘了白菜仔,回家搭『車立』,有個男人說:好有菜味!我說你還沒有煮,就好菜味?他答:聞到都知道啦!」

公公再讚多一句:「鄰居前晚吃了一紮,今日就要四紮啦!」

讓兩老非常自豪的白菜仔,頗容易種:種籽不必泡水,直接撒在泥裏;一個星期便會長出「綠地毯」,這時就要疏苗,確保每株都有空間生長;兩個星期,可以施肥;四個星期,便能收割!只要保持日照、空氣流通,連大廈窗台也可用花盆種。

兩老選的,是短腳的小白菜,似乎不知道馬屎埔原來曾經盛產「馬尾白」,這是一種高腳的白菜,就算炎熱的夏天,也能生長。

至於香港最有名的白菜「鶴藪白」,下周再說。

陳曉蕾

資深記者,出版著作包括:《夠照》、《香港第一》、《教育改革由一個夢想開始》等.

支持本地出產,身體健康,大地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