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Essays Collection Introduce the Group  

2010年8月13日 星期五

夜遊馬屎埔

夜遊馬屎埔
By 俞若玫 2010-08-13  am730

仲夏,一個雨後的晚上,跟朋友夜遊馬屎埔,觀蛙聽蟲,親田近水,螢火蟲點點照路。惜有厚雲,未能觀星,但在梧桐河橋上,享受清風,偷聽自備糧水和摺椅的叔叔伯伯在河旁家常閒話。才幾小時,進入農地生態,感受天然,思考人和自然的關係。人之惡。最惡。

馬屎埔在哪?不曾聽過?在粉嶺。即是,過了火車站旁邊的名都,被綠悠軒、帝庭軒、御庭軒包圍的農地,可會比較清楚?是的,香港仍有農地,根據漁護署資料,連種蔬菜、花卉、雜糧作物及果樹的農地共有748公頃,每日平均生產蔬菜44公噸,去年生產總值為55千多萬元。

在不受鼓勵及重視下,本地農業其實不弱。當然被改建為貨櫃場及被地產商囤積作為日後換地之用的大量荒地不計此算。我對鄉郊、農業無知,對人、土地、生態之間環環緊扣的微妙關係也是白癡。馬屎埔是個獨特的觀察點,舉頭是高樓,腳下是農地,中間有各式因應城市化、人為破壞而繼續順應而生的花鳥昆蟲動物。同行的導賞員非常專業,照一照,便是風景,團友個個十足劉姥姥,大嘆千足蟲用頸交配、蝙蝠低飛、黃金肥蛛覓食、蝴蝶蜻蜓睡覺、蠟蟬扮裝,也知道了甚麼是體外消化,卵泡產蛙等等,也了解多一點農地生態,知道水源、水的素質、光線、樓高、荒地、不可養雞的制度、單一種植等等對農地、生物產生的要命影響。人明明只是自然裡一個小小成員,但貪婪的推土機一來,毀滅的是生活的多樣性、自斷跟自然及食物的連繫,即使活在高樓黑箱內,卻怕熱怕蟲易病易死,百般不解,成了強人,又終日誠惶誠恐,如何跟自然平起平坐,是我在夜空下想到的問題。夜遊活動由馬屎埔社區農場馬寶寶主辦,陸續舉行,有興趣可電郵mapopo.farm@gmail.com

文字工作者,相信差異在微小,美麗在尋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