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Essays Collection Introduce the Group  

2010年10月8日 星期五

「生態東北」夜間導賞 (10月15, 五)


時間:10月15日 · 17:00 - 22:00
地點:新界東北 ( 粉嶺北 - 馬屎埔村)
召集人: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

**
1. 報名請電郵至 nentnda.concern@gmail.com
2. 萬物有時。大自然徐徐換畫,以看小動物為主題的夜遊活動將於10月後停辦,想來探望他們的朋友要把握機會了。
**

⋯⋯「生態東北」夜間導賞

各位關心新界東北未來發展的朋友:

新界東北除了仍然看到明顯的四時變化與人文景觀之外,看不見的,是這些夜間鄉郊環境形形色色的生物活動。究竟一個農業生態系統是如何組成,對城市人來說已是無從稽考的問題。新界東北關注組邀得一群自然生態專家夜遊粉嶺北,探訪農業生態,帶大家「照田雞」、欣賞爬蟲之姿、漆黑中觀看點點螢火蟲,與及聚落與生物的微妙契合,從另一個角度認識新界的土地、自然、家園與本土農業。

活動詳情:
日期:[ 星期五] 10月15 日
時間:7:00pm - 10:00pm
地點:馬屎埔村
費用:$100 (款項用作護村用途)

報名/查詢:
有興趣參加的朋友,請電郵本組 nentnda.concern@gmail.com報名,
寫下參加者姓名、電郵及聯絡電話。
查詢可以電郵,或致電Becky (9761 6123) 或佳佳(6121 8961)。

備註:
鑑於天氣變幻莫測,若活動取消,
最遲會在活動當天中午12時之前,以電郵通知各參加者。

名額有限,報名從速。 謝謝!!

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

----------------------------------

活動參考資料:
1. 馬屎埔夜行相片
http://picasaweb.google.com/dicksonwcc/20100630?feat=directlink#

2. 快速消失的農地生態
http://www.hokoon.edu.hk/weeklysp/1007_3.html

3. 鏗鏘集:消逝中的鄉村
http://programme.rthk.hk/rthk/tv/programme.php?name=tv%2Fhkcc&d=2010-07-18&p=858&e=112336&m=episode

(thanks Bong for event icon =] )

粉嶺北生活空間導賞團 (10月10日)



時間:10月10日 · 15:00 - 18:00
地點:新界東北 ( 粉嶺北 - 馬屎埔村)
召集人: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


** 敬請電郵 (nentnda.concern@gmail.com)報名. 謝謝 **


粉嶺北生活空間導賞團 (10月10日)

在Google 地圖上仍然看不到的,是新界形形色色的生活空間,尤其是寮屋、非原居民村,往往都是整套大歷史底下缺席的重要構成。村落如何有機地建築起各類扎根土地的生活空間,而他們又如何因近年的急速發展愈益邊緣化,都是整個城市都值得深思的課題。

⋯⋯
村民邀請各位實地來臨馬屎埔,了解現時他們的生活空間,宜居的寮屋、板房的煉獄、食物的歷史、生態的連結、美麗的農田、規劃的來臨與土地發展的破壞,清楚多些現行規劃發展與家園的關係,一起參與活化規劃者的思維。


活動詳情


日期:十月十日 (星期日)
時間:下午三時至六時
集合:帝庭軒小巴站 (在粉嶺火車站A2出口乘小巴52A/54A/56A到總站)
內容:粉嶺北一帶的自然生活空間
費用:$40 (款項將撥入護村基金)


報名 / 查詢 :電郵至nentnda.concern@gmail.com
名額有限,報名從速。


--
參考資料:

粉嶺北導賞團小記:港式圈地下的又一受害者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574

希望地理:新界土地演義
http://spacehope.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html

粉嶺北:有關發展商收地、逼遷、擅改土地利用的事實記述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4865

新界北區夢工場
http://www2.cusp.hk/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393&Itemid=7

訪問馬屎埔村村民區晞旻 Beck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MT_rMGpwLg&hd=1

港農(上)

飲食男女 Food Lovers  |   鄉土百貨  |   By 陳曉蕾 2010-10-08

港農(上)

鬧哄哄,一片青年耕田熱──突然卻聽到昌哥說想放棄。

昌哥可說是本地最受歡迎的有機農夫之一,好多客人都點名要買他種的菜,然而從1990年參加綠田園有機耕種班,2002年全職當農夫,在香港堅持務農20年後,昌哥最近卻在猶豫:要否離開?

那天到昌哥的田裏,剛好遇上粟米當造,登時所有回憶都湧上來。

香港在1988年開始引入有機耕種,比台灣來得更早,次年綠田園基金租下粉嶺鶴藪一塊地,教育市民用有機方法種植,像昌哥便是第一批正式學習有機耕種。然而千禧年左右,香港才零零星星有人全職當農夫,嘗試種有機菜推出市場。

當年,真的艱難。

土地荒廢多年,復耕需時,不用化學肥料,農作物長得好慢,農夫剛開始用有機方法種植,不斷碰壁,蚜蟲、瓜蠅、狗虱仔等各種蟲害都在田間肆虐;好不容易種出來,價錢比不過大陸菜;樣子也比不上外國貨,怎樣打開市場?

有心人於是組成訂菜網絡,直接向這些有機農夫訂購,再聘請兼職司機送給市區訂戶。2005年我參加了自然學校的「生機飲食網絡」,開始直接向昌哥等幾位本地農夫訂菜,地能種什麼,就吃什麼。當時純粹覺得難得有人肯耕田,應該支持。

每 星期只送一次菜,起碼要訂4、5斤,我那時一個人住怎吃得完?收到菜就送給各方好友,然而很快大家都不肯要。冬天還好,白菜仔、芥蘭、生菜、偶然有一、兩 粒變形的紅菜頭,一到夏天,一定是莧菜、通菜、番薯苗,不知道是技術,還是出菜次數太少,菜好老,幾個月下來,實在受不了!管理處看更和清潔阿嬸也不願意 收下,聽說,還有訂戶氣得把菜丟出門口:「又是這些,不要了!」那送菜的站在門外,好難過。

非常偶爾,會有一小束荔枝,嘩,簡直執到寶。然後一整年才等到一條粟米,還記得當時不捨得煮,逐粒摘下來生吃,好甜!

因為油價上升、司機難找、訂戶不穩定……訂菜網絡後來在最熱的天,戛然中止。但昌哥沒有放棄,並且愈種愈好,客源一直穩定地開拓,他今年是第10年在錦田大江埔種田了,由起初租4斗地(1斗地大約7,000平方呎),到如今15斗地,面積大了3倍。

「10年了,辛苦嗎?」我問。

「非常辛苦。」他答得很短,但語氣很肯定。

「想過放棄?」

「當然有。」

嘉道理5前出書寫本地農業,也訪問了昌哥,他解釋放棄機械維修的工作,其中原因是不想香港沒有農業:「如果我們這代人都不種田,香港就再沒有耕地了。」

這次聊起,他收起笑容:「我想,我現在改變了。香港真的做唔到農業。」


社區支持農業CSA

在香港買有機菜,主要有三種方法:

到超市,憑有機認證購買;到大埔、天星碼頭等有機農墟,直接向不同農夫買;透過一些社區支持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CSA)的訂菜網絡,向網絡內的農夫訂購。
CSA不是單憑有機認證,而是鼓勵訂戶認識農夫,可能定期一年一次探訪。訂戶不僅是消費者,而是長期支持本地農業。

相比三種方法:CSA農夫收入最穩定,售價可以最平;但在農墟可以有更多的選擇,品質相對較佳;超市可能是最方便,但現在就算使用大量有機農藥和肥料的工業農場,也可以取得有機認證,並不保證善待生態環境。


陳曉蕾
《低碳生活@香港》叢書主編,出版著作包括《方任利莎:生命中的家常便飯》、《夠照》、《香港第一》、《教育改革由一個夢想開始》等。支持本地出產,身體健康,大地永續。